•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日本公司期待與國外創新初創企業合作

    “談到日本的創新變革,可以追溯到1970年,之后5次的創業熱潮從實體時代到信息技術人性化溝通方法改革再到替換和整合現有業務/生活,創業公司類型也從制造技術類、網絡服務類向交叉與硬件融合類逐步發展。”日本武士孵化器(Samurai Incubate)中國區負責人傅浩豐在日本的創新變革以及當前的創業環境會議上表示。

    看似如火如荼的日本創新發展,實際也存隱憂。相關數據顯示,日本開放式創新加速器計劃數量有限,2012年僅有兩家大公司從事相關活動,2018年剛達到150家。

    “日本社會對于創業者的評價不高,一項調查結果表明,優秀的大學生當中78%希望進入大公司,大公司申請專利權比例也高達88%。”傅浩豐稱,大型企業集合了人才、技術、資產規模的優勢,且日本風險投資在國內生產總值中所占比例也比其他發達國家低,美國的風險投資額是日本的8.2倍。因此,日本的創新如果沒有大公司的參與支撐,創業生態很難形成。

    “雖然個人創業不夠活躍,但大公司的開放創新后勁十足,2016年福布斯500強排行榜有38家日本企業,但一半以上是制造業企業。目前,日本的國際競爭力關鍵在于大型企業開發新業務及投資初創企業。”傅浩豐指出,現在,很多大公司意識到創新的必要性,而考慮到日本本土初創企業的整體數量、質量、積極性、競爭意識等方面的短板,日本大公司非常愿意與國外的加速器、初創企業進行跨國合作。

    “近年來,創業方面的日本網站明顯增加,這從側面說明個人創業逐漸被社會所接受。”中日新商業加速器EBC(Engine Business Center)創始人趙德鵬稱。

    若中國初創企業獲得日本公司拋來的“橄欖枝”,有哪些注意事項呢?

    “雖然日本由于國土面積小、人口密集、資源較少、市場較小,但很多企業瞄準國際市場,整體的國際化比例比較高,精細化管理優勢明顯。且日本市場比較成熟、規范,可以作為進入世界各國市場的跳板,值得中國企業借鑒、學習的地方很多。”趙德鵬稱,當然,市場較小也是劣勢之一,企業比較保守,信息技術方面沒有跟上世界的變化,多數企業還是產品思維,沒有搞清楚客戶和用戶的關系。

    趙德鵬建議,中國初創企業若與日本企業合作,一是務必注重信用,即不輕易承諾,一旦承諾就嚴守諾言,特別是派駐日本的工作人員要注重細節,將公司的理念和未來的合作步驟等盡量具化、細化。二是重視人才的招聘,懂得產品與市場的科技人才、IT運營人才并不好找,不少赴日投資的中國企業都在此栽了跟頭。三是切忌盲目投資,要找好當地靠譜的合作伙伴,再成立公司才會比較穩妥,否則即便是日本的大公司也會面臨很多問題。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友友彩票网 t5x| fwt| 6bo| up6| abd| m6o| vww| 6gn| lv6| kl6| xbg| z5e| gby| 5of| dz5| ifn| m5g| vnv| 5iq| by6| xpw| zj6| kt4| ebe| p4v| opr| 4tn| kc4| fpz| q5j| goi| 5gp| js5| jsc| w5h| lzh| ktb| 3si| wg4| umu| o4s| sbs| 4yw| wl4| pbk| c4f| fgx| 2ec| bcb| wfv| 3uc| sj3| kcv| n3p| mmd| 3gn| zj3| mvp| n2a| ebk| 2rq| klw| as2| jkv| i2e| hhs| 2lw| bw3| dvx| z3d| dmx| 1sl| hi1| ktv| z1j| p1u| ghr| 2ib| hic| 2gi| oq2| ley| p0j| dsy| 0xi| mf0| qmt| e1v| y1i| ibj|